首页 > 1号站官网登录 > 常见问题

1号站官网登录:民间故事|失魂怪案

1号站代理编辑:时间:2020-10-15 阅读次数: 960

明朝郑德统治时期,晋城城北50英里的吴佳镇有一个叫顾德明的人。他出生在一个贫穷的家庭,想做些生意。郑德十四年,他卖掉了一些财产,向亲戚借了一些银子出去做生意。转眼间三年过去了,顾德明在郑德的第十七年回到了家乡。他突然得了一种怪病,每天总是很难过,精神恍恍惚惚,连吃喝都不吃。妻子和他说话时,他盯着他看了很久才认出妻子。

顾德明的妻子郝嬴稷是一个贤惠善良的女人。她看到丈夫变成这样,以为他在外面做生意时受到了攻击,就四处为他求医问药。她花光了家里所有的钱,但病情并没有好转。有一天,顾德明明白了,他躺在床上睡觉,但是他将近两个小时没有醒来。醒来后,他用灼热的目光盯着身边的家具。突然,他跳下床,带着河南口音大声喊道。我是怎么来的?'

郝听到这个消息,见他心情不好,就问:“爸爸,你怎么了?”顾德明没理她,跑出门去。郝嬴稷吓坏了,追上他问:“爸爸,你怎么了?'

顾德明瞪了郝嬴稷一眼,说,‘你是谁?男女不施与受。“你为什么拿着我的衣服,”。郝嬴稷吓哭了,说:‘:’爸爸,你怎么了?别吓我!“你怎么连你妻子都不认识?”哈哈哈.顾德明抬头大笑,挥挥手,把郝嬴稷推倒在地,对:冷笑,“我什么时候有过你这样的黄脸婆?”郝嬴稷就更害怕了。她从地上爬起来,又一把抓住他,问:‘既然你认不出我是你老婆,那你说我是谁?你是谁?顾德明回答:‘我不知道你是谁,但我的真名是尚,我叫令尹,我是河南南丰人。“既然你不认识我,为什么还说我是你丈夫?””郝嬴稷连忙说“这里谁不知道你是我老公?你叫顾德明。‘你是怎么变成尚灵隐的?’他一边说,一边迅速从屋里拉出一个五岁的孩子,对他说:‘这个孩子是我们结婚后生的。“既然你失去了手臂,变得连在头发上,难道你不想要这些血吗,”

这时,邻居们听到了争吵声,争先恐后地聚集在顾德明的家门口。听到他的口音,每个人都很惊讶。郝嬴稷从屋里拿出另一面镜子,对他说,‘如果你不相信你是顾德明,请用镜子看看你的脸!’没想到,顾德明一拿着镜子看自己的脸,就尖叫一声喊了:急了。“真奇怪,我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公众面孔了,”然后他放声大哭,郝嬴稷也不停地哭。村民们舔舔嘴唇,争着问顾德明是怎么回事。顾德明说:‘我不知道怎么到这里。刚在河南开封睡了个午觉,醒来才发现身边的一切都变了。“村里的人以为他病后胡说八道,就好心安慰:‘来了就安全,别心急!’胡说,你们都在胡说八道,你们的合资欺骗了我!顾德明听到后怒不可遏。我在河南开封的家里有老婆和两个小妾。有几家豪宅,有几千本书。我怎么能待在这个又穷又脏的地方?我要走了!说完扬长而去。

郝嬴稷看着他的背影,悲伤地对着人群喊道,“:秩叔叔阿姨,德明,他疯了,帮我抱抱他,别让他跑了!”村民们非常同情郝嬴稷。听她这么一说,她扭住了顾德明,把他送到了政府。顾德铭不识字,但政府审问他时,顾德铭提起笔,写了一份几千字的声明。于是有人告诉政府,顾德铭很可能患上了传说中的失忆,他的身体被别人的灵魂所依附。政府老爷从来没遇到过这么奇怪的事情。为了确认这件事是真是假,他立即派了两名官员去河南开封,询问那里是否有私人。

两个军官骑着快马,日夜奔驰,第三天到达中原老地方开封。经询问,当地有一个叫尚的大户人家,前天中午一个叫商灵隐的儿子突然去世。经医生诊断,他没什么问题,死的很奇怪。两个军官掐指一算,汤灵隐的死,恰逢顾德明生病的时候。

姓尚的一家听说这件怪事,只好来晋城看顾德明。于是,两个军官带着尚跑回了晋城。商老爷一到晋城,官府老爷立刻把他领到顾德明面前,再三叮嘱他见到顾德明不要说话,要看看德明是否认识他。

商大师被带到监狱门口,狱卒打开了监狱的大门。睡在草床上的顾德明听到消息,抬头看见尚师傅,从地上爬起来,一路哭。‘父亲,你在吗?“快救救你的儿子,”顾德明大叫一声,爬到商师傅的脚后跟上,开始急促地磕着头,说:‘爸爸,我不知道我怎么做出这样的表情,您还认得我吗?边说边谈家里的情况,连老人背上都有颗痣。他听着他的口音,和尚的精神一模一样,证实了他儿子的灵魂是依附于别人的!商师傅看了看德明哭的样子,立刻泪流满面。他搂住顾德铭,大声叫了一声。‘儿子,你辛苦了。我爸爸会带你回家的!'

郝听说丈夫被一个不熟悉的老人认领为儿子,当即就去世了。醒来后,她哭着跑去法院,辩称顾德明是她的丈夫。顾德铭听到这里,冲着郝嬴稷喊道。‘你这么不要脸,我什么时候娶你?’县令见此,一时不知如何是好。幸运的是,商大师看起来很平静,他鼓励郝嬴稷说:“现在我儿子的灵魂和你丈夫连在一起了。”。就算他判给你,你和你老婆也是奇怪的同床异梦。能有什么幸福?要不我给你一笔钱养儿子,你趁年轻嫁个好老公?郝嬴稷当即发誓除了顾德明不结婚。既然顾德明已经变得这么没礼貌了,她就不想留下来了。她不想从家里要一分钱,但是用自己的双手,她就能把儿子拉成人。

后来,他把顾德明带回河南开封。开封府知府,姓孙,年纪很轻,进士出身。他也听说了尚家的怪事。但是,他不相信一个人的灵魂可以依附在别人身上这种令人发指的事情,断定里面一定有蹊跷。他想了三天,终于想出了一个计划。

这一天,顾德明一个人来到一家餐厅,要了几个菜,一壶酒,一个人喝了下去。这时,突然一个老人从楼下走了过来,径直走到他的桌前坐下。他伸手抓起盘子里的一只鸡爪塞进嘴里。顾看着,怒道:‘你是谁?“我怎么能无缘无故地吃我的工具呢,”没想到,老人不听朱克的话。听到这里,他突然站直了身子,举起手,给了顾德明一记响亮的耳光。他在:‘上灵隐’处抓拍,你的灵魂附在顾德明身上。你怎么连你妈妈和叔叔都不认识?嗯?你是叔叔吗?顾德明惊呆了,赶紧堆起笑容。他在隧道:里低声说道,“我责怪我的眼睛喝了太多的酒,我认不出你老了,请去问韩海!”谁知道老头突然扯下头上的假胡子和假发,露出一张稚嫩的脸,笑:‘商灵隐,你从哪里来?我是你从小玩到大的好朋友。我给你一个倔强的微笑。为什么,过了几年,你就认不出我了?你是.顾德铭被这一系列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呆了,等了一会仔细观察着这个年轻人,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他。当年轻人看到他的样子时,他又笑了起来。他突然沉下脸,冲下楼喊了一声:‘来,把假装是商灵隐灵魂的顾德明锁起来!’

立刻从楼下冲上来几个公差,摇晃着手中的链子,砰的一声,套住了顾德明的脖子,锁住了他的手腕。

这个年轻人不是别人,正是开封的孙知府。顾德明被带到办公室大堂。起初,他尽力为自己辩护。毕竟他帮不了县令孙的板子。直到那时他才坦白了整个故事。

原来,顾德明在晋城吴佳镇时是个有名的智者,但他懒,整天指望着天上掉下来的金元宝。他结婚后生了孩子,生活越来越艰难。看到身边的人出去做生意,他赚了很多钱,每次都回来。他觉得外面的生意好做,就筹了点钱出去了。没想到,顾德明的基础并不擅长做生意。他不仅没有赚到钱,还失去了资本。他没面子回家,一路去河南,在一家客栈做店员。

第二年春天,顾德明遇到了一个来自河南开封的小伙子,他是商灵隐,出去做生意了。这个尚灵隐最喜欢杯子,出手大方,花钱如流水。顾德明看到,他可以从他那里得到油和水。为了爬财神,他早晚都很舒服地服侍他。过了一会儿,他们就像多年的老朋友一样熟悉起来,无话不谈。当顾德明听到尚灵隐说自己家是当地有名的富户,心里就觉得粗糙。为什么他生来富贵贫穷,却生来贫穷?

一瞬间天气就凉了,尚灵隐觉得冷,在客栈里病倒了。顾德明三天两头跑到药店给他拿药,和药店老板混熟了。有一次,顾德明来药店吃药,询问药店老板研制出一种奇特的毒药。服用这种毒药后,人们死亡,没有任何中毒症状。更奇特的是凭据中毒的分量,随时都可能让人丧命。顾德明突然下了毒计,决定杀了商灵隐一命,表演了一个灵魂附体的绝招,等待征服商家产业的机会。于是,他偷偷在药店买了一包奇毒,藏在身边,等待机会开始。

为了让这个健忘症活灵活现,顾德明将与尚灵隐无关。碰巧尚领喝醉了,而且直言不讳。顾德铭在询问家人的时候,不仅做了详细的样子,甚至还说出了自己的父亲和妻子、妃子长什么样,背了什么。顾德铭刚来这家客栈的时候就一直在默默的学习读书。此时他以向商灵隐求教的名义模拟自己的字体。

几个月后,尚灵隐在那里做了些生意,就动身回家了。顾德明假装不愿意去,设宴为他饯行,黑暗毒了他的酒。商灵隐走远了,顾德明也跟着回了金城。他盘算着尚灵隐应该到家了。他的毒药该死了,就在家里假装被别人的灵魂附体。

顾德明的表演很过瘾,老尚信以为真,带他去了河南开封。特别让他沾沾自喜的是,他不仅生活优裕,还很容易被尚领附身,他印出了绝世的妻妾。

这个罕见的灵魂附体之谜终于大白于天下。知府孙来到河南药店所在的衙门,逮捕了药店老板。顾德铭因犯贪污罪、奸淫妇女罪被知府孙判处死刑,报请批准后于秋季执行。药店老板因提供毒药而被没收,并被送往边境从事苦役.

上一篇:创新“回雁工程”和“扶贫济困”乐陵探索养老扶贫新模式